法桐网

先天选品种,后天“理发”,武汉街头飘絮飞毛有望减少

      编辑:法桐       来源:法桐网
 

楚天都市报讯(记者张皓 陈希 张万军 摄影:楚天都市报记者萧颢 王永胜 余彬)暮春时节,武汉街头法国梧桐和意杨的飞絮,在属于它的季节里自由舞动,成为城市里的一道风景。可它们不知道,这已给市民生活造成一定的困扰,有人接触后出现皮肤瘙痒、打喷嚏甚至过敏症状。

而日新月异的城市里,许多重新建设刷黑的道路旁,又种上了直径一二十厘米的法桐。为何仍然选择这种让人又爱又恨的行道树?如何减少飘絮的困扰?带着这些疑问,近日本报记者兵分几路,探访三镇的飘絮现状,以及相关部门为治理飘絮所作的思考和努力。

1 意杨飞絮飘到居民家中

昨日,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汉阳江堤中路看到,数百米长的路边长着十多棵粗壮的意杨树,树径近半米。白色的飞絮不时从杨树的枝叶间飘向空中,路边的灌木丛、人行道路面、旁边小区的停车场地面上,都堆积着一层白色的飞絮,风吹过都被卷向空中。

附近广电兰亭盛荟小区居民介绍,每年此时,这些杨树都会产生大量的飞絮,甚至会飞到家中,给居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不便。他们希望,相关职能部门能考虑移除这些杨树。

昨日下午,市民刘先生开车经过长江二桥汉口上桥处时,发现桥面上飘着不少白色的飞絮,这也是附近高大的意杨和垂柳所带来的。在江滩上做保洁的黄师傅如临大敌,他说这些飞絮一扫就到处飞,只有下雨才能对付它们。每年此时,都是保洁工人感到最麻烦的时候,工作时黄师傅会找个墨镜戴着,保护眼睛。

此外有市民反映,在青山区武东中路、蔡甸洪北乡东干村、黄陂滠口街民生堤上、武昌区武金堤公路堤后街站堤外等地,也有意杨的飞絮困扰。

2 法桐飞絮让人看不见路面

武昌东湖南路,一人怀抱不住的法国梧桐树枝繁叶茂,远远望去,湖边是一片不着边际的嫩绿。这是外地游客马先生眼中的东湖美景,但他并没有注意到,就连湖边人行道彩砖之间的缝隙里,都填满了法桐上落下的黄色飞絮。

“一天要扫三四遍,也没法保证将缝隙里的飞絮扫干净。”正在清扫的保洁杨师傅说。在他眼里,法桐是个很麻烦的树种,每年春天飘絮,夏天掉树皮,秋天又落叶。“四月飘絮最多时,地上像落了一层大雪,落到脖子上会很痒。”梅师傅很是羡慕在附近洪山路做保洁的同行,“那边的法桐树可能是修剪嫁接治理了的,飞絮就很少。”

洪山美林青城小区里有条法国梧桐道,浓荫蔽日。“10年前,我就是看中了这里的绿化好,才选择了这个小区,不过现在飞絮是个问题。”业主杨女士说。但她也表示体谅,觉得戴口罩可以防护。附近近年来栽的银杏树长得慢,叶子不大难遮阴;樟树长得慢,果子掉在车上像鸟屎,掉在衣服上染色更是难洗……有哪种树又比法桐更好呢?

家住武昌复地东湖国际一期的明女士,经常到楼下几棵粗大的法桐树下遛娃。“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。”明女士说,“不过,如果这里的飞絮能够得到有效的治理,就再好不过了。”

3 综合比较法桐仍是行道树主力

其实,武汉街头的意杨已很少见,飞絮的主角是法桐。

上世纪70年代的武汉,意杨凭其速生快长、高大荫浓的绝对优势,被大规模种植。但它的致命点是寿命太短,只有30年,到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寿终正寝。“意杨容易折断或倒伏,考虑到安全性,又大规模退出行道树的舞台。”武汉市园林和林业局养护处负责人许伟说,如今中心城区街道上很难见到意杨,江河边的防浪林里才会有成片的。

武汉市园林局和林业局统计的数据显示,目前全市行道树有54.25万株,其中法桐8.56万棵,在武汉行道树中是第二主力,数量仅次于樟树的26.79万棵。其中,东湖南路、水果湖、解放公园路、解放大道、汉阳大道等路边的法桐树,树龄有五六十年,一人难以合抱。“武汉夏季炎热且时间长,所以对行道树的考量标准是高大荫浓、耐修剪、抗污染虫害。法桐都满足这些条件,夏天大家就会感谢法桐撑起的林荫大道。”许伟解释,当然它最大的弊病就是飞絮。

那樟树、栾树、广玉兰如何呢?“樟树秋天会掉果子,冬季又挡住阳光;栾树枝条细脆,经不住大风大雨;广玉兰在道路上长得不太理想。”许伟说,每棵树都有优缺点,法桐的综合评分还是比较高的。

尽管如此,园林部门也在作不同尝试,增加行道树品种,比如前几年在东湖路沿线试种了银杏树,近两年水杉、乌桕等乡土树种多了起来。这次迎接军运会补栽的4.2万棵行道树,有法桐、樟树、栾树、银杏、水杉和乌桕等6种。

4 新品种法桐的飞絮将大量减少

法桐和意杨为何会飞絮?“树木生长成熟后,就会开花结果,再以飞絮的形式播撒种子繁衍后代。”武汉市园林科研院高级工程师董立坤说,武汉法桐飞絮多,与气候有一定关系,冬夏季的极端气温会刺激花芽分化,其开花结果飞絮量比北方和长江沿线其他城市要多一些。

许伟则说,这两年补栽的万余株法桐,是经过选育后的少果少毛品种,未来三年都不会怎么飞絮。除了先天的品种选育之外,后天减少法桐飞絮的工作也一直在做。修剪枝条是最有效的手段,冬季加强修剪去老留新,新枝就不容易开花结果,也就不会有飞絮。

同时,武汉也向南京取经,春季给法桐打生物制剂以减少结果量,“江岸区永清路、光华路和解放公园路已试验,结果尚未出来。”许伟说,若试验效果好,此方法将逐步推广。而在一些没有物业的老旧社区,法桐等树木可能多年也无人打理,园林部门将逐渐深入社区,真正解决老百姓身边的痛点难点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